當前位置:專題專欄 > 滁州人的故事 > 本期人物:孜孜不倦書春秋——書法家許友華印象

人物簡介:

認識許友華先生,是在幾年前滁州市地書協會成立大會上。那天,在著名的阿貴山莊,我第一次看友華先生現場寫字,情不自禁被他流暢的用筆、優美的結字、合理的章法布局所吸引。后來,因為種種原因,我們居然又走到了一起,在彼此交往的日子里,他的溫文爾雅、謙遜待人,深深的感染著我,我決計要寫他。是一個春光明媚的上午,我走進了他的書房,我們侃侃而談,談他的學習、談他的人生、更談他孜孜不倦的書法學習之路。

本期內容

孜  孜  不  倦  書  春  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——書法家許友華印象


圖/文   豐山愚人


       認識許友華先生,是在幾年前滁州市地書協會成立大會上。那天,在著名的阿貴山莊,我第一次看友華先生現場寫字,情不自禁被他流暢的用筆、優美的結字、合理的章法布局所吸引。后來,因為種種原因,我們居然又走到了一起,在彼此交往的日子里,他的溫文爾雅、謙遜待人,深深的感染著我,我決計要寫他。是一個春光明媚的上午,我走進了他的書房,我們侃侃而談,談他的學習、談他的人生、更談他孜孜不倦的書法學習之路。


       今年67歲的友華先生,出生于來安縣一個農民家庭,從小便對書法情有獨鐘,那時農村特別的清苦,上學期間,有時竟然為沒有紙和筆發愁,但就是這樣,也沒有擋住他學習寫字的意志力,從小學1年級開始,除正常完成作業外,平時,大多數時間是用樹枝作筆,大地作紙,不厭其煩的寫寫畫畫。到了5年級,他的毛筆字居然是他們學校寫的最好的,這一年的春節,他在村里寫春聯,竟然鄰村的老鄉們也聞訊趕過來請他寫,或許,這就是鄉親們對這位小學生寫字的第一次認可,或許,這一次更堅定了他學習書法的信心。一位老師送給他一本《柳公權字帖》,他如獲至寶,開始了從寫字到真正領悟書法的跨越,而這一跨越就是近60余年。60年,彈指一揮間,在漫長書法的求索之路上,伴隨自己卻是難耐的煎熬、寂寞、枯燥和痛苦中的快樂,68年代,讀中學后,開始專注書法,廣泛涉及書法的門類,在這期間,他學顏真卿、學王羲之、學趙孟頫,在艱難的歲月里,在沒有電燈的環境里,他借著煤油燈,經常一寫就是半夜,春夏秋冬,寒來暑往,他的字也在不斷的成長,高中畢業以后,就是因為字寫的不凡,被來安縣“五·七大學”留校任教務員,1977年恢復高考,他憑著刻苦的意志,考取了鳳陽師范學校,從那開始,他和字的感情愈來愈深厚,而他從政的仕途都是因為寫字而得到的。談到這里,他充滿著一種自信和快意。然而,他話鋒一轉,很真誠的告訴我:“如果你真要寫我寫字的成長經歷,我可以自豪的告訴你,我這一生,更得益于在書法行進的路上,有幸結識了滁州市著名書法家李俊先生,自從拜老人家為師后,在他的精心指導下,循序漸進,更改了許多過去在書寫上的毛病,書法才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”。


       “一份耕耘,一份收獲”。60年來,他的楷書、行書、行草也越來越好,其創作的書法作品,曾多次入圍省、地、市書法展覽,尤其是他的硬筆書法作品《七律 長征》詩詞,榮獲1983年全國硬筆書法優秀獎。數年來,他的書法作品也多次參加原滁縣地區迎春展、安徽省第三屆書法新人展,2010年,由安徽省書法協會舉辦的慶祝建黨80周年書法作品展覽,其作品《沁園春·雪》入展,其四條屏作品《將進酒》,入選中韓第十三回名家書法作品集,并多次在滁州市教育系統舉辦的書法作品展覽獲得一等獎。


       退休后,仍然把書法作為自己的一件快樂的事情來做,2016年,他協助其他的書友共同組建了滁州市第一家滁州市地書書法協會,并被推選為常務副會長,在這期間,滁州市地書書法協會由小到大,已經發展成為安徽省地、市的領頭羊地書協會之一,曾多次在滁州市舉辦大型的地書現場演示會,取得了較有影響力的轟動效應,被滁州電視臺現場直播,協會由開始的幾十個人,發展到今天的近200人,其中,年齡最小的只11歲,最大的90歲。


       鑒于他對滁州市書法界的貢獻,他先后被滁州市瑯琊區文學聯合會書法家協會,聘為該區的書法家協會副主席、安徽省藝術鑒賞學研究會理事、滁州市同心書畫院副院長、滁州市老年大學書法老師。


       “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云帆濟滄?!?。就要結束采訪,我們握手道別,他特別告訴我;“書法前面的路還很長、很長、我只是滄海一粟,滁州的書法界高手如云,你如果有興趣,還是多寫寫他們吧!”松開他的手,我陷入了良久的沉思,古人說“謙虛者常思己過”, 友華先生用他質樸的語言,表達了他對書法苦苦追求的詮釋。


       走在春天的龍蟠河公園,看桃花盛開,聽百鳥爭鳴,任東風吹來滿眼春。河道邊,一個垂釣者快樂的揚竿,是在享受收獲的喜悅,忽然,我想起了采訪主題:友華先生不正是書法之中的“孜孜不倦書春秋”的守衛者嗎!偶然一得,豈不樂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