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專題專欄 > 滁州人的故事 > 本期人物:一片冰心在玉壺——張生的詩詞書畫情

人物簡介:

今年62歲的張生,是一個無師自通的小才子,自取聊號為“三逸堂”,意為逸情、逸興、逸趣。幾十年來,詩詞書畫樣樣出眾,自幼喜好寫詩,尤其是古典詩,熱愛有加。在上中學的時候,他喜歡四大名著,尤其是里面的詩與詞,更是愛不釋手。

本期內容

一  片  冰  心  在  玉  壺


—— 張生的詩詞書畫情


圖/文 豐山愚人


城南新區天逸華府桂園,一套裝潢典雅的中式家具,把房間襯托的格外古樸,房間里擺滿了字畫、各類根雕、陶器類的工藝品,品種之多,讓人目不暇接,然而,即便是這樣,讓人沒有一點感覺到房間的擁堵,反道是整齊劃一,錯落有致,主人張生先生在他的書房里熱情的接待了我,我們品茗聊天,無拘無束,談他的詩詞書畫,談他的人生旅程,竟也是娓娓道來,樂此不彼。


 今年62歲的張生,是一個無師自通的小才子,自取聊號為“三逸堂”,意為逸情、逸興、逸趣。幾十年來,詩詞書畫樣樣出眾,自幼喜好寫詩,尤其是古典詩,熱愛有加。在上中學的時候,他喜歡四大名著,尤其是里面的詩與詞,更是愛不釋手。對唐詩宋詞中的一些名篇名句,常摘抄習誦。正是他對詩詞歌賦的愛好,使他在后來的幾十年工作中,如魚得水,處處彰顯他的詩詞天賦。他企業作過管理、干過秘書主任,在滁州紡織廠(華宇)集團、江蘇霞客環保色紡做營銷副總,一干就是幾十年,他遞給我一本自己裝訂的厚厚的一本詩集,都是他用鋼筆一筆一劃寫的,他的硬筆書法功底可見一斑,這是后話,我知道,這是他幾十年來的心血所致,如果沒有堅忍不拔的意志力,是不可能創作出這樣一本如印刷品一樣的藝術品來的,翻開他的詩集,信手拈來幾首,雖沒有什么驚天之作,驚人之語,倒也是首首寓情于人生苦旅、痛并快樂的情懷之詠,信手拈來幾首便知:














 《七絕·江湖歸舟》北漂南下苦征蓬, 迢水關山逐夢窮。 渡口浮生回首處, 無瀾無雨也無風?!鍍唄傘て肌飛砑慕暮<?,逐波迢遞向天涯。青蓮樂伴承朝露,錦鯉嬉隨沐晚霞。散聚逆來憑雨打,合離順受任風撾。無根權作逍???,自在沉浮縱浪花。這兩首詩,由衷的表達了他在做銷售工作二十余年來的辛勤體驗與快樂情懷。而下一首卻又表達了詩人退休后的愜意而平靜的生活。


 《七律. 幽居雅懷》:推軒憑眺賞霞紅,搦管臨池袖拂風。靜適偏嫌啼鳥鬧。閑怡卻怨白云匆。疏星淡月披書悅,盞酒杯茶品韻融。幽憩清歡宜向晚,囂塵舍外笑看空。


    在七絕野渡醉翁吟里,詩人用極其豐富的想像力,抒發了追古風、懷古韻的浪漫情感。不失為一首好絕。


 《七絕,野渡醉翁吟》:野渡舟橫臥醉翁,  疏星曉月暢懷風。 水天銜夢宵涵處, 相忘江湖淡泊中。


    古詩詞的難寫之處,就在于平仄之間的規律的掌握,律詩的形象思維等,作為對古詩詞愛好者的張生卻精確把握了這一點,從他的詩句里,不難看到他功夫在詩外、博覽群書的豐厚底蘊。

 

    張生的書畫卻又是他一個閃光點,他早年臨柳公權,后又臨二王,褚遂良等書法先圣,楷書得法,中規中矩,再兼攻曹全、禮器、西狹頌等漢碑,真草隸篆均有所涉,且在幾十年的刻苦中,不斷尋求學習新方法,其收益頗豐,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,他的鋼筆、毛筆曾多次參加全國、安徽省、滁州市的書法展覽,其中,硬筆書法多次榮獲國家級的優秀獎,二等獎、三等獎,毛筆字也多次參加省、地市的大型展覽,作品屢屢被報刊雜志刊登,并多次被舉辦方收藏。




   張生的愛好,得益于他的天姿聰慧,更得益于他的勤奮和刻苦,過去的歲月里,他自學不止,練筆不輟,春夏秋冬從未間斷,讀書、寫字已經成為幾十年來業余生活的首選,在單位,他干一行,愛一行,退休后的業余生活,詩詞書畫更是他晚年享受生活的快樂支點,他告訴我:“作為一個詩詞書畫愛好者,只有讀萬卷書,才能豐富自己的內涵,才能開闊自己的眼界。所謂要想寫好詩,功夫在詩外。書畫的道理都是一樣的。我愛好詩詞書畫的最終目的。不是為了出名,更不是為了得利,對詩詞書畫的熱衷,就是在快樂中尋找意境,娛己達人,不能達人,快樂自己。在消遣中尋找筆與紙對話享受,在娛樂中尋找一種獲得感”


古人說;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。張生用他的數十年的親力親為,孜孜不倦的努力,書寫了他所愛的詩詞書畫新篇章,雖平平凡凡,卻也是一種精神追求的臻美體現。



唐詩有“一片冰心在玉壺”的著名詩句,我想,他的一片冰心應該就是屬于他的詩詞書畫吧!


————衷心地祝福他。